笔趣阁 >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「第一品牌」小说 > 猛卒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盐帮械斗
    就在鱼令玄被刺杀三天后,江阳县也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来自清流县的数千盐工五十年前从家乡请来一块白玉巨石,将它雕成乡神,供奉在乡神庙中,成为清流县盐工对家乡的精神寄托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天晚上,这尊乡神被人推倒,并砸城数段,并在白玉上用朱砂写下了‘清流狗’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清流县盐工一直和历阳县盐工关系恶劣,十几年来,双方为了争夺劳工市场而不止一次大打出手,每次都是官府调解后才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而‘清流狗’一直就是历阳县劳工辱骂清流县劳工的口头禅,当清流县劳工顶礼膜拜的白玉乡神被砸碎并被亵渎的消息传出后,极度愤怒的情绪终于在清流县劳工中爆发了,数千名手执铁棍、刀剑的清流县盐工浩浩荡荡杀向历阳县盐工的聚居处。

    历阳县盐工也紧急聚集了三千余人,手执木棍、铁棍、刀剑等器械和杀气腾腾的清流县劳工在长江边相遇了。

    双方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厮杀,喊声、叫骂声、惨叫声,数十年的积怨都在这一刻爆发。

    江阳县的官府被惊动了,出动数十名衙役前去制止,但根本就制止不住,县令十万火急赶到江都县求援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扬州刺史刘晏、都尉罗紫玉率领近千名士兵赶到了械斗处,士兵们硬生生的将打斗的两县劳工分开,地上躺满了痛苦呻吟的劳工,足有三四百人。

    “赶快救治!”

    刘晏着令一起赶来的医师救治受伤劳工。

    这时,罗紫玉上前低声道“使君,伤亡十分惨重,死亡劳工不会少于四十人。”

    刘晏的脸色极为难看,几天前,郭宋问过他,怎样才能让罗紫玉留任,自己当时说,除非发生大规模的民间械斗,现在果然发生了,不用说,这件事肯定和郭宋有关,这个混蛋到底做了什么?

    这时,有士兵将双方的几名首领各自带上来,刘晏怒斥他们道“你们看看,死伤这么多人,你们怎么不制止,任由他们发疯残杀?”

    历阳县一名首领上前怒视对方道“是他们无缘无故上门来挑衅,我们若不抵抗,父母妻儿都要被他们杀死,使君应该问他们才对?”

    清流县的几名首领气极冷笑,“笑话,没有情况我们会无缘无故跑来,是谁砸了我们的白玉乡神像,还辱骂我们清流狗?你们干出这种人神共愤之事,还说我们无缘无故上门挑衅?”

    “放屁!谁会砸你们那座破石像?”

    “姓马的,你还有脸说不是你们干的?”

    “统统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刘晏一声怒吼,双方都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刘晏毫不犹豫道“现在是两件事,一个是械斗之事,一个石像被破坏之事,首先先解决械斗之事,把受伤的人抬回去,立刻调治伤员,掩埋死者,然后各派代表跟随本官去调查石像被毁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刘使君,我们死了二十四人,就这么算了吗?”历阳县首领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死了近二十人,谁来赔偿?”

    “怎么赔偿的事情回头再说,赶紧把人先给我撤回去,胆敢再发生械斗,本官就视同你们造反,直接用军队镇压!”

    在刘晏的强力施压下,两县劳工满怀怨愤地各自撤回了聚居地,他们并没有消除仇恨,反而仇恨更深。

    罗紫玉叹口气道“现在麻烦了,他们彼此敌视已深,只要稍稍发生事端,就会再次爆发械斗,我们得派人时时刻刻盯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刘晏点点头,“这件事就烦请罗将军多多尽心,我会上书兵部,让你续任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鱼令玄很快就会来接任卑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鱼家之人都是靠权势上位,有几个有真本事?他们来只会把局势恶化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我会尽力挽留你。”

    刘晏已经隐隐猜到鱼令玄一定出事了,这必然是郭宋的连环计,干掉鱼令玄,解决迫在眉睫的接任危机,然后再挑起劳工械斗事端,给罗紫云留任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办法是很好,可这样一来,也就和鱼朝恩彻底撕破脸皮了,鱼朝恩必然会报复,还不知道他会对谁下手?

    刘晏又交代长史李江南,让他去清流县的乡神庙调查石像被毁事件,刘晏则心事重重地赶回了江都县城。

    刘晏刚刚赶到州衙,一名文吏便迎上来道“接到泗州紧急通报,好像准备出任扬州都尉的鱼公子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刘晏俨如一脚踩空,一颗心迅速向下沉,尽管猜到了鱼令玄会出事,但鱼令玄真出事的消息传来,还是让他心中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他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又问道“有没有书面的信函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封鸽信,在使君官房呢!”

    刘晏连忙赶到自己官房,只见他的幕僚蒋云正在整理文书,蒋云是他真正的幕僚,年约三十余岁,精通文书,性格沉静,跟随刘晏已有十年。

    他进刘晏进屋,连忙起身行礼,“使君回来了!”

    刘晏点点头,又问道“听说有泗州的鸽信?”

    蒋云取过桌上一份抄件,递给刘晏,“这是抄件,鱼令玄在泗州被人暗杀。”

    刘晏看了看抄件,心中也稍稍松口气,鸽信中没有说是谁下的手,也就是说郭宋做得干净利落,没有留下任何把柄,而且是在泗州下的手,嫌疑人都多得去了,至少在官方上和扬州扯不上关系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道“我也要写封鸽信,立刻发往京城!”

    刘晏坐下写了两封信,一封鸽信紧急发给元载,鱼令玄在泗州遇刺身亡。

    另外他又给兵部写了一份折子,阐述江阳县发生大规模盐场劳工械斗事件,扬州各地盐场形势不稳,要求兵部延长扬州都尉罗紫玉一年任期。

    长安,大明宫御书房内,元载正小心翼翼给天子李豫解释刘晏的上书。

    “陛下,按照地方惯例,如果发生了大规模的民众骚乱,是可以适当延长地方都尉任期,一般是一年左右,而且微臣也看过原来第五琦的奏折,扬州各盐场的盐工之间确实常常发生大规模打斗,但像这次伤两百余人,死四十四人,是数十年来所罕见,极有可能还会爆发冲突,为了维护秩序,微臣认为罗紫玉可以延长任期一年。”

    李豫沉默半晌道“鱼相国也上了奏折,希望调荆州都尉杜纹接任扬州都尉,但朕没有批准,朕给他的理由是,希望能查清鱼令玄的死因,然后再考虑新的都尉人选,否则是对死者的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这个答复很有力,但扬州都尉一职关系重大,可以说是江淮盐税控制权的关键,希望陛下能把调查鱼令玄死因的期限放长一点,比如一年,这样盐税控制权就能稳稳掌握在我们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李豫负手走了几步,缓缓道“爱卿的想法我明白,但作为天子,朕首先要考虑法理性以及合理性,为调查鱼令玄的死因而暂不做扬州都尉调整,这只能说比较合理,可从法理性来看,扬州都尉统率的地方军只是为了维护地方治安而已,和其他各州的地方军没有什么区别,但要扬州地方军队护卫江淮盐场,在朕看来,法理性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明白陛下的意思,陛下是指需要建立一支专门护盐场的军队?”

    李豫点点头,“这个问题其实朕考虑了很久,五年前朕就在考虑这件事了,但你知道朕为什么迟迟没有推动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元载沉思片刻道“陛下是担心新成立的护盐军队被居心叵测的人操控吗?”

    李豫没有回答,他站在窗口注视着远处,好一会儿才道“仅仅在一个月前,任命谁为都尉的折子朕是看不到的,鱼令玄接任扬州都尉就不是朕批准的,兵部批准后就直接下发了,除非是任命将军或者大将军,朕才能做决定,可现在,都尉任命也由朕批准,爱卿知道这是什么缘故吗?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李辅国被诛杀带来的效果!”

    “相国说得没错,李辅国之死带来了很多想不到的效果,像这种任命谁为都尉,确实不需要朕插手,兵部可以直接任命,但现在兵部也把任命书送到了朕的御案上,可见人心向背啊!”

    李豫长长叹了口气,回头对元载道“就依相国的意见,由兵部、刑部和御史台三方组成刑案调查组,彻底查清鱼令玄刺杀一案的主谋,调查期限为一年!”

    笔趣阁 www.Biquge52000.Com 更新速度最快!